八岁那年,为了六块钱我在乡间给瞎子领路

2019-01-10 18:07:46 240

上周,一年一度的夏日电影盛会­­——上影节圆满落幕。而对于春宵来说,最圆满的,就是有幸看到了导演是枝裕和他的金棕榈获奖作品《小偷家族》。


当当当,附上3排10座独家角度仰拍一张↓↓

 

 

因为《小偷家族》还未上映,在这里就不多做剧透了。但春宵在观影的过程中,在跟着笑跟着哭的同时,总觉得影片某些片段有些似曾相识。而这种熟悉感并非来自是枝裕和过往的电影,而是伴有笛声和一高一矮两个身影。

 

这样的笛声和身影来自一部国产电影——《那年八岁》。


导演: 杨瑾
编剧: 林和平
主演: 罗京民 / 杜俊豪 / 邱林 / 吕亚萍

语言:普通话

片长:87分钟

 

《那年八岁》的导演杨瑾是大象的老朋友了,他2012年的作品《有人赞美聪慧,有人则不》正在大象展映,而片中动人的故事,就是来源于他自己的童年记忆,今天要说的《那年八岁》也是由真实故事改编。

 

除了导演之外,杨瑾还有一个身份——摄影。李睿珺导演的《告诉他们,我乘白鹤去了》和《老驴头》都是由他掌镜的作品。

 

由此看来,无论是导演作品还是摄影作品,杨瑾无法绕开的主题都是“儿童”。而且不出所料,杨瑾也的确很喜欢隔壁家的家庭故事大师是枝裕和。

 

去年他在接受采访时,被记者问道: 听说您特别喜欢是枝裕和,他也特别喜欢拍小孩,您有没有从他的电影里偷师一点什么呢?

 

他回答说:没有。人家拍得好。

 

但没有想到是,《那年八岁》这样一部于2016拍摄完成的影片,竟然和是枝裕和今年的新片形成了某种隔空呼应。



2


和《小偷家族》相似,影片中的亲情也不是由“血缘”决定的,而是一种无奈下的选择。不过与是枝裕和展现“整个家庭生态”不同,《那年八岁》只简单讲了一对关系。



小小,8岁就没了妈,没多久爸爸就讨了新老婆。俗话说:有了后妈,就有了后爹,这话放在小小身上再恰当不过了。这后妈也不一般,掌握了“财政大权”,性格还强势。明明家里不缺钱,却偏偏特别在意多个人多口饭,非要送小小去给瞎子算命先生当领道的。小小书念得好好的,也只能中途辍学,就为了每月可以从算命先生那里挣6块钱。

 

不对,现在是5块了。


 

这算命的吴先生,也不是什么善茬,用当地人的话说“瞎狠瞎狠”的。这样的人,命硬嘴毒,因为从出生起就两眼一抹黑,所以对于能到手的东西,一定紧咬不松口。而且眼瞎心明,绝不会让自己吃亏。

 

从小小一进门,他就看出了这孩子不乐意,所以就故意刺激他:“你妈是你方死的吧?”小小果然上了当,在接下来的“面试”过程中极其不配合,这就让吴老头有了压价的筹码。结果就这几句话的功夫,说好的6块就变成了5块。

 

吴先生的狠,还不止如此,他狠到连吃饭也要和小孩争,好菜好饭绝对不让小小吃上一口,肉啊蛋啊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,小小只能闷声啃干馍馍。

 

不过小小比同龄人倔强、沉稳,年纪不大就知道适应环境,面对吴先生的“压迫”,他不哭不闹。因为唯一能触动他的,只有妈妈。可是妈妈已经不在了,所以他白天不常哭,眼泪总是在梦里流。他常常做同样的噩梦,梦到在找妈妈,好不容易找到了,一会又不见了。


 

而吴先生也真是坏,明知道妈妈是小小的心结,还老故意提起。因为在他的心里又有了新的盘算——把小小绑在身边:“你妈死了,你爸娶了后妈,没人心疼你,以后跟着我吧,当我孙子,叫爷。”

 

其实他想留下小小的原因也不单纯,一旦小小认了爷,他们就是一家人了,每个月的5块钱也就省下了。除此之外,他一个孤苦伶仃的糟老头,以后也有人陪伴,也算是后继有人。

 

可是谁又能想到,这一个毒舌霸道的算命老头和一个不情不愿的小领道,这一老一少,一条细细的竹棍一搭上,翻过山走过水,吃过百家饭,竟然慢慢地走出了感情。



3

  

这一老一少,同是天涯沦落人。吴先生看小小,就像看自己。他也是八岁那年没了妈,不过他更惨一点,连爹也没有,还瞎了眼睛。当年那么瘦瘦小小的娃,看不见家也看不见天,就这么一个人跌跌撞撞地熬大,没有人天生命硬,都是死抗出来的。

 

所以,哪怕是被骂,被孩子嘲笑,吴先生也从不还嘴。“因为人就是挨着骂长大的,你天生就是挨骂的命。”他这么对小小说过,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
吃得苦中苦,也做不成人上人。这就是他们的命。生来父母缘浅,就得把命看得贱一点。贱一点好啊,虽说只能苟活,但苟活终究也算是一种活法嘛。


 

《那年八岁》,多简单的名字,就像是老人在讲过去的故事一般,故事的开头就是:“那年,我八岁……”。


八岁那年的遭遇,对于吴先生来说是过去,但对于小小来说,却是当下。看上去,吴先生对小小嘴毒心也狠,他近乎是用手重重压住了这孩子的头,要他低头,要他认命。因为眼前这样一个倔强又可怜的人,分明就是当年的自己。

 

八岁之后的苦,作为一个过来人,他算是尝尽了。他太清楚像他这样的孩子,今后会面对怎样的命运。他没什么可以教给小小的,只有说书的本领,和认命的态度。一条细细的竹棍,连上这两个苦命人,看起来是小小在前面领着吴先生走道,其实吴先生也在给小小指路。吴先生的眼睛是黑的,可小小的未来又明亮得到哪里去呢?


  

一条细细的竹棍,牵起了一老一少有着同样遭遇的两个人,这条老路,吴先生走过,却越来越不想让小小走第二回。


爷孙俩的故事,其实我们看过不少,但像电影里这样,小小年纪被迫卖给算命先生的倒是头一回。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本片的故事来自编剧林和平的真实故事。


他在儿时被父亲依次卖给三个盲人算命先生当领路人,因此他把这段经历写成了职业生涯唯一的电影剧本,也就是《那年八岁》。其实在真实世界里,他所领路的算命先生就跟剧中的吴先生一样,脾气硬、嘴巴毒。


而片中扮演吴先生的,是老戏骨罗京民,他曾在《士兵突击》中饰演许三多他爹许百顺,而小小的扮演者杜俊豪小小年纪更是献出了极其精彩的表演。


 

片中每个主创都足以构成一幅风景,他们共同完成了《那年八岁》的创作。这个原本有些悲情的故事并没有使影片成为一部卖弄苦难的电影,反而透着一股温情的力量。


有观众评价,整个观影就像是一次重回乡间的远行,让人想到法国的《蝴蝶》、日本的《菊次郎的夏天》,但却有着独特的中国味道。

 

遗憾的是,此前电影《那年八岁》并没有得到在大银幕上正式跟观众见面的机会。现在,【大象点映】特别推出它的独家展映,如果你对这部电影感兴趣,并有意把它带到你所在城市的大银幕,欢迎发起点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