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的宝宝评论了生活万岁

2019-04-14 00:53:13 43
今天看了一部小众点映片“生活万岁”,这是继去年以来第二次看点映片了,上次那部叫“四个春天”,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两部更应该叫纪录片,而不是电影。因为没有演员,没有服化道,没有剧本,没有改编,只有镜头里的人生,所有看到的都是生活本来的样子,换句话说,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,每个人都在这个舞台上演绎自己的人生。 和“四个春天”里那对有艺术细胞,乐观开朗、慈颜善目的父母不同的是,这部片子没有给观众带来更多的舒适和温情,它把生活最底层毫不留情地昭示出来,小人物的处境,他们的挣扎,困扰和窘态。 如果我扳着手指头数得没错,片子里的13个人物有13种生存状态。其实他们就生活在我们周围。甚至他们就是我们中的一员。如果我们偶尔在拉萨坐过人力三轮,会遇到一个八十多岁、来了拉萨十多年、一次也没进过布达拉宫的蹬车大爷;如果我们进过迪吧看见一个纹身领舞的女孩;如果我们跟着喜欢研究历史的导游去旅游景点参观;如果我们看见街上喜欢踢足球的学生;屋檐下晒太阳的孤寡老人;或者和街头拉着手卖艺的一对盲人夫妇擦肩而过;或者目睹医院病床上躺着的,等待换肝换心的病人;抑或我们出门打的,坐过一个单身妈妈开的出租车,车里后排还有她不到三岁的小女孩,口里一直叫着“去机场”,除了去机场,还霸道地不让妈妈接去其它目的地的旅客;我们办公的高楼大厦外爬着一个蜘蛛人,他的儿子周末才回家、平时勤学苦练,准备挣大钱,给清洗大厦外墙的爸爸买大房子;一个在兵站瞭望塔孤独值守的士兵,一群衣着不整,每天上学都要跟着老师走那条万丈悬崖边坡道的小孩子们;一个家里有三个重症老人的九零后;一对手推车买煎饼为儿还债的中年夫妇,这些就是导演镜头里的小人物,导演呈现出的平凡人生,他们每天的日常生活。 这些人的生活场景在镜头里出现,没有任何顺序,反反复复交替出现,没有刻意安排。只有一幕,我觉得是有对比。刚刚在医院目睹了心脏移植手术,就是那个九零后的奄奄一息的妈妈,紧接着就是踢足球的儿子和蜘蛛人爸爸那对父子,出现在高楼外壁爸爸平时工作的地方,前者是病危,后者是少壮,一弱一强,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貌,生命的轮回。 Life is hard. 生活不易。 导演最后在字幕上发出了声音“活着,特别好,特别有趣……可以体会苦,然后特别甜……你只能活一次,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你比每个人都幸福”。 201901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