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出好戏,黄渤唱了十八年 | 于念慈

2019-02-25 17:38:44 143





上周五,黄渤处女作《一出好戏》上映。


上映一周后票房破十亿,说实话,这个票房成绩有点让我吃惊。


从五十亿影帝到十亿导演,好戏还在继续。



单说电影,我再一次被黄渤打动了,但这次打动我的是他的野心。


黄渤的野心是藏而不露的,看完《一出好戏》我终于明白,黄渤的这出戏唱了十八年。


细想一下,黄渤饰演过的角色虽然个性突出,甚至癫狂得像个疯子,但他的姿态总有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。



我觉得这才是黄渤最厉害的地方,他有一种隐形气场(他的好搭档徐峥也有这个特质,但二者又不太一样),就像他在采访里反驳记者,他说我不是情商高我只是不想伤害别人。


而比起其他喜剧演员,黄渤有独属于自己的喜剧美学,他代表的是老百姓,是中国草根。



在《一出好戏》里黄渤的野心足够打动我,虽然成片问题很多,但这个人的耐力是极为罕见的。


就像袁泉说的那样,黄渤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。(两人曾合作话剧《活着》)


其实,《一出好戏》里每个阶段的马进都是每个阶段的黄渤。


黄渤,是个全才,因为他太懂人性。



不过,他读懂人性的才华看上去并非生来具备,更像是后天磨练的结果。这一点,更让人佩服。


一个教表演的老师这样评价黄渤:“上天除了没有给他英俊的脸蛋,什么都给了。”


黄渤,天生就不是明星脸,但这张脸却很有电影质感。



何为电影质感?他的皱纹和“并不帅气”的脸型让我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

电影来源于生活,而黄渤的脸上就写满了两个字:生活。



何来故事?又何来质感?


这些是整容整不出来的,它需要你跟生活死磕,你不会每次都赢,但只要死磕一次你的眼神就可以更加犀利,动作就可以更加老辣。


我相信,黄渤就是在不断“折磨自己”的过程中学会了这些“必杀技”。


不信你可以看看黄渤在这十八年来尝试的角色,都可以归为几大类,而这几种类型在“马进”这个人物身上都有表现,甚至和戏外的黄渤都很像。






黄渤的电影里不能少了兄弟情。


他的银幕处女秀《上车,走吧》是和高虎组CP。在《一出好戏》里黄渤的小弟是张艺兴。


就算在戏外,黄渤和高虎、张艺兴的关系也非常铁。




在这些电影的结尾处黄渤都会和自己的兄弟分道扬镳,因为黄渤饰演的角色总是性情变化幅度最大的那个。


《上车走吧》里的山东青年高明是个老实巴交的乡巴佬,满怀热情来北京闯荡却接连受挫,而他的兄弟刘承强(高虎 饰)最终选择留在北京,高明却选择离开。




《一出好戏》里马进和小兴(张艺兴  饰)的关系反差感更强。电影前半段马进是不招人待见的loser,他唯一能找回尊严的办法就是教训小兴时,那种家长式的威严和自我存在感。而在后半段小兴的人性转变也和马进分不开关系,所以说二者之间互补关系很抢眼。







除了兄弟情,黄渤和女人的关系也很微妙。


黄渤出演的电影,不是女主角不爱她,就是婚姻失败,或者被小三。


《上车走吧》里高明和四川妹小辫子日久生情,但小辫子最终抵不过金钱诱惑把他给甩了。




《斗牛》和《杀生》里,黄渤无法和心爱的女人长相厮守。


《人再囧途之泰囧》里的高博一直怀疑自己老婆出轨,电影中间穿插着他和老婆打电话撕逼的场景。




而《心花怒放》里黄渤真的被戴了绿帽子,即便如此他依然对前妻念念不忘,片中黄渤逼马苏说“我爱你”那段很精彩,这里又可以看到黄渤那股倔劲。


黄渤在《亲爱的》里和郝蕾饰演一对离异夫妻,开场儿子走丢时鲁晓娟(郝蕾 饰)和田文军(黄渤 饰)两个人撕扯的画面足以暗示矛盾之深。




婚姻失败引申出另一个矛盾就是中年焦虑。黄渤带有一种中年男人的焦虑感,在他拍摄的短片《特殊服务》里也有这种情绪流露。王迅饰演的男主角是个破产被逼到绝境的中年男人,他企图以自杀的方式逃避现实。


黄渤的好友徐峥也有这种焦虑但二者相差很大,徐峥代表的是中产阶级,多少有点优越感,而黄渤是底层真正的草根。




一个是以更喜剧的方式呈现焦虑(囧途系列),而另一个则是越发沉重,就连王迅都说,以前的黄渤只在乎这东西好不好玩,现在的黄渤变得更沉重了。


《101次求婚》和《一出好戏》中黄渤也是没什么女人缘的,但是他的真诚到最后总能打动对方。




《上车走吧》里有一段是黄渤指着舒淇广告牌大喊“大妹儿,漂亮”,结果过了十几年这位大妹儿真的成为了黄渤电影中的女人。



《西游降魔篇》里黄渤和舒淇也有对手戏,但没什么爱的火花。



在《一出好戏》中,大妹儿舒淇成了让黄渤朝思暮想的女神姗姗。



单看外表,有人会觉得这是屌丝逆袭赢娶白富美的故事,但有趣的是,观众不会觉得黄渤抱得美人归是件不切实际的事,反而觉得这些女神有福气,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个人魅力吧。






除了和兄弟、女人之间会发生尖锐对抗,黄渤还习惯于对抗世界,准确说是对抗集体。


这个集体可以大到日本军队(《斗牛》),也可以小到一个封闭的小镇(《杀生》),而在《一出好戏》里它被具象为公司同事,在荒岛上被分为几大战队,分庭抗礼。




黄渤,永远都是“体制”的反叛者。


他不喜欢走捷径或是顺从天意,就像他处女作没有拍自己擅长的喜剧片而是拍了个“艺术片”。


《上车走吧》他和小混混干架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。



《杀生》里牛结实(黄渤 饰)被视为瘟疫、病毒,小混混,全镇人都瞧不起他,牛结实就是被集体扼杀的典型。


《一出好戏》里黄渤的“个人英雄”形象更加突出,像是颠覆政权的起义军。不过本片对于这类英雄的塑造又暗黑了一下,马进到底算不算“成功”?他为了维护个人形象所使用的手段又代表人性最隐秘而复杂的一面。







其实黄渤骨子里的反抗精神还是源于他生活中的经历。


戏外的黄渤曾是个北漂,他曾是中国第一批在歌厅驻唱的歌手,但最后还是失败了,直到接演了《上车走吧》,他找到了最好的谋生手段。




做北漂的日子不好过,在《上车走吧》里黄渤一开场就被城管教训了。生活中曾经作为北漂的黄渤还能享受被城管“教训的日子”,“那时候虽然很苦但嘴里的烤串比现在有味。”


北漂的那段时间,黄渤最怀念演出完去昆仑饭店吃串的岁月,虽然旁边跑着老鼠,但他心里很舒坦。


他的表演就靠平时的生活积累,比如你知道这句话现在说不行要憋一会说才好。比如在《心花怒放》里黄渤的角色曾经是一位歌手,但后来为了爱情放弃了梦想,开起了二手音响店,有点郁郁不得志。




黄渤具备“服务型人格”,这和他早年跑场子唱歌有关系。从小学习不咋滴但唱歌却很厉害,虽然家里反对他干这行但他就是有天赋,他会热场子,能把观众搞疯。


所以他的情商足够高,三教九流皆能应付。



这十八年的韬光养晦成就了黄渤。生活总能磨掉人的棱角,唯独没有改变黄渤的本性。


因为他“利用”了生活对他的折磨,将其变为善良的资本,所以观众爱戴他,他是善者也是能者更是谋者,他演电影拍电影甚至是出席综艺活动都在讲谋略。



他喜欢在循序渐进中出其不意,在不露声色中出奇制胜,所以这十八年来他能沉得住气,所以他才是最后的赢家。


不是他拍得足够好而是他识大局,永远可以成为幕后掌控者。